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夏黄氏宗亲网

寻根访祖,推动黄姓的兴旺发展、与时俱进并继续发扬光大

 
 
 

日志

 
 

黄道周祖籍、世系辨析  

2013-12-25 12:54:03|  分类: 黄道周祖籍、世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   我国历史文化名人,反抗异族压迫的民族英雄黄道周,被明代地理学家、大旅行家徐霞客评为:“书法为馆阁第一,文章为国朝第一,人品为海内第一,其学问直接周公,为古今第一。”但长期以来,关于黄道周的祖籍地, ...

  我国历史文化名人,反抗异族压迫的民族英雄黄道周,被明代地理学家、大旅行家徐霞客评为:“书法为馆阁第一,文章为国朝第一,人品为海内第一,其学问直接周公,为古今第一。”但长期以来,关于黄道周的祖籍地,世系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为了厘清黄道周的祖籍、世系,笔者试图就黄道周的祖籍、世系问题作一深入的探究,以期对黄道周的祖籍、世系能够还其历史本来面目,达到正本清源之目的。

  一、黄道周的祖籍地问题

  关于黄道周的祖籍地问题,存在以下几种说法:

  (一)黄道周祖籍邵武说

  1、黄道周祖籍邵武,为黄膺派下

  据黄德成先生《福建黄氏世谱·源流世系编·若干问题探析·关于黄道周》一文中,引志坚堂《黄文肃公世家宗谱》卷二载:“明崇祯十年(1637)黄道周为广东黄氏撰《江夏黄氏支谱序》中自谓:‘余世籍樵川,侨居漳浦’。樵川为邵武别称,故据志坚堂谱所载所谓黄道周为志坚堂所作的谱序,黄道周自称其祖籍地为邵武。”

  据黄明球在《正本清源·光辉历史·黄道周》一文中载黄道周世系:“一、《建阳县志·黄车复事略》载,黄车复,字廷宇,生宋绍熙三年,是黄干三子,是黄道周的祖先。二、在建阳黄勉斋潭溪书院曾悬挂‘瑞叶河源’,落款‘裔孙道周敬立’;三、在长乐阳夏贤祠曾悬挂继往开来的牌匾,落款‘明崇祯七年漳浦裔孙道周立’。四、崇祯十一年(1638)戍寅岁十一月十二日,廷翊公修谱时,请道周公题《三山黄氏宗谱续修序》,落款自称‘铜山宗弟道周石斋氏。”由此,黄明球先生据“相关资料记载”,推出黄道周为黄勉斋第十五世裔孙。

  2、黄道周祖籍邵武黄峭山派下

  黄道周祖籍邵武,在黄承坤等人《峭山公繁衍与播迁》一文中称:“久盛公次子黄朝,1174年生于汀州,后迁居永定之胡家坊,后迁莆田,至明代宗景泰间迁莆田,后迁漳浦县铜山所深井开基,十二世季春公字嘉卿,生二子,次道周。”

  另外,《台湾花莲县黄氏族谱》则称:“始祖,黄峭;二世黄化;三世黄道;四世十三郎公;五世潜善公,四子元盛。六久盛公,……,次子朝公,居永定、饶平、营前、平和,传下亿公(明进士,历官顺天府尹,大坪、下寨、诏安、传至漳浦(铜山)明天启进士道周公。”

  (二)黄道周祖籍地漳浦说

  黄既济在《黄道周的家族世系》一文中称:“黄道周出生于明神宗万历十三年(1585),漳浦县铜山深井(今东山县)人,25岁奉母命迁居漳浦县城。他在《黄氏族谱序》中说:‘余世籍霞漳’。‘霞漳’即漳浦县。据此,黄道周的祖籍地就在他的籍贯所在地漳浦县(现东山县原属漳浦县,解放后才另设东山县)。”

  同时,黄既济又以《紫云黄氏五房纬公定居地暨传衍发展的探考》一文中,引《高坑黄氏祖祠重修碑记》中载:“文明伯石斋祖配其中,以彰千之秋烈。”,由此,黄既济又认为:“有人言其来自莆田,但其先祖乃一农户,怎会从遥远的莆田迁到铜山所的农村里,根据黄道周在他所写的《黄氏族谱序》则说:‘余世籍霞漳’。霞漳则漳浦县,自唐以迄明、清,今云霄,诏安、东山等县均属漳浦县管辖”。

  持黄道周祖籍为霞浦说的人,其主要是依据崇祯十六年黄道周的《乞言自序状》。

  持黄道周祖籍邵武的存在二说,一说黄道周为邵武黄膺派下,一说为邵武黄峭派下,笔者认为,上述二说均缺乏历史,族谱依据,为牵强附会之说,现逐一辨析如下:

  1、黄道周祖籍地并非邵武

  其一,持黄道周祖籍邵武(黄膺)说者,其主要依据是黄道周为黄膺派下所作的二篇谱序,其一为:《江夏黄氏支谱序》,其二为《三山黄氏族谱续修序》。前序据云出自《黄文肃公世家宗谱》,写作时间为明崇祯十年(1637),系黄道周应邀为黄膺派下所作,后序写作于明崇祯十一年(1638)一月十二日,黄道周是否为广东黄氏、三山黄氏写作谱序?这是关系到两篇谱序的真伪问题,为此,笔者略举以下事实,以证其伪:

  (1)、从时间上看,黄道周不可能为广东、三山黄氏作序

  署名为黄道周的《江夏黄氏支谱序》,落款时间为明崇祯七年(1634),查明洪思《黄子年谱》载:“崇祯十年丁丑,黄子时年五十三岁,正月朔,见朝,二月与较会试《诗》一房,得士二十一人,东四月二十八日,具疏乞休。凡再上,不允。升经筵兼掌司经局。六月十三日,具疏辞职。冬十月,有《申明掌故》一疏,冬十二月,升经筵日讲官、詹事府少詹事协理府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兼管理玉谍。”从明洪思《黄子年谱》记载的黄道周在明崇祯十年的一年内,均在北京为官,未到广东或福州,不可能为广东黄氏或福州黄氏作谱序。至于署名为《三山黄氏宗谱续修序》落款的时间为“明崇祯戊寅岁(1638)十有一月十二日。查明洪思《黄子年谱》载:“十一年戊寅,黄子五十有四岁。……八月调江西布政司都事。临行”,更上《乞休疏》云:“……自去冬迄今二百余日,经寒涉署,手纂写三十万言,凡再易草,实无一刻之暇,”……,不允。“……是月,出都。发潞河五百里,登泰山绝顶,观日作诗。是冬,至大氵亻条、陈州子、曹木上诸友。日奉杖履。……,未忍绝帆胥江,长至后十日乃发。”“十二年已卯,黄子五十有五。覆还山守墓”。说明,黄道周在明崇祯十一年(1638)写作三十多万言,由于忙于写作,根本就没有闲瑕时间为他人撰写谱序。同时,他于当年8月外迁江西为官,在路上登泰山、过胥江,盘桓数月,没有到过福州,在同年冬天,亦未在三山或京都与三山黄廷翊谋面,何来为三山黄廷翊作序?

  (2)从《黄漳浦文集》未见录《江夏黄氏支谱序》及《三山黄氏宗谱序》,可见该两序不是黄道周所作。

  由清代陈寿祺编的《黄漳浦文集》,共收入黄道周所作之序共计67篇,其中涉及他为族谱写序的只有一篇《西山李氏族谱序》。既然黄道周为异姓撰写的谱序都收入黄道周的文集中,如果黄道周有为广东黄氏或福州黄氏作谱序,肯定也会被收入集中,但该集却未见收入上列二篇序言,可见,黄道周未在明崇祯十年、十一年分别为广东黄氏、福州黄氏作序。所谓署名为黄道周的上列两序,疑为后人伪托。

  (3)黄道周侨居漳浦的说法不符事实。

  据黄德城先生在其博客上发表的《福建黄氏世谱源流世系若干问题探析》称:“志坚堂《黄文肃公世家宗谱》卷二载明崇祯十年黄道周为粤黄氏撰《江夏黄氏支谱序》中自谓:“余世籍樵川,侨居漳浦。”黄道周是否世籍樵川暂且不论,就是以黄道周之口说出其“侨居漳浦”,则不符黄道周先祖早已迁居漳浦,黄道周本为漳浦人氏,不存在“侨居漳浦”的事实。黄道周本为漳浦人,不是“侨居漳浦”,这可从其自撰的《乞言自序状》中得到证实,黄道周在自序中,提到的其曾祖宗德,为黄道周四世祖,说明最少黄道周的四世祖黄宗德就已居住在漳浦,至黄道周时已第四代,黄道周已是地道的漳浦人,不存在“侨居”漳浦的事实。作为本身就是漳浦人的黄道周,怎么会自称自己为“侨居漳浦”呢?由此可证该篇谱序系后人假托黄道周的冒牌货。

  (4)“宗兄”、“宗弟”系对同姓宗亲的一种称呼,不是专指“后裔”的意思。

  黄明球先生在《黄道周》一文中,称黄道周在明崇祯十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应黄廷翊之邀写作《三山黄氏续修族谱序》时,黄道周称黄廷翊为“宗兄”,自称为“宗弟”,黄明球据此认为黄道周应为黄干的第十五世裔孙。

  前述《三山黄氏续修族谱序》存在伪托的嫌疑,就算该序真为黄道周所作,黄道周以“宗弟”自称,也不能印证黄道周为黄干之裔孙。

  “宗兄”、“宗弟”一指古代的宗法制度,从狭义的“宗兄”、“宗弟”的含意,只指庶子称年长的嫡子为“宗兄”,嫡兄称比自己小的庶子为“宗弟”,从广义的“宗兄”、“宗弟”的意思:是同宗或同姓兄弟的泛称。《礼·曾子问》:“其辞於宾曰:宗兄、宗弟、宗子在他国,使某辞。”唐王维《王摩诘集·五留别山中别温古上人并示舍第缙》诗:“舍弟官崇高,宗兄此削发。”

  从上列关于“宗兄”、“宗第”的定义可知,黄道周与黄廷翊之间,不存在嫡子与庶出的关系。在这里,也不存在黄道周与黄廷翊系同宗兄弟的关系,如是同宗关系,黄道周为其先祖写作谱序,只能以“裔孙”称之,不能以可作同宗或同姓之解的“宗兄弟”称之,至此,黄道周在为黄廷翊作序时,所称的“宗弟”,只能作同姓宗亲解释。所以,“宗兄”、“宗弟”在这里只是同姓宗亲的一种互称。如果黄道周是黄干直系裔孙,他在为其先祖作序时,肯定要以“第×代裔孙”的名义表明其与黄干的血缘关系,不可能以“宗弟”自称,自己如果是黄干直系裔孙,在为其祖作谱序时称为“宗弟”,这样做,岂不是对黄干的大不敬?这一不敬行为,在礼法等级森严的明代,是不可思议的。黄道周在为他的同姓宗亲写序时,署名为“宗弟”,则只能证明黄道周已表明自己不是与黄廷翊同一衍派,故用“宗弟”以示与黄廷翊系同姓宗谊。

  (5)署名为黄道周的谱序、题匾疑为伪托。

  黄明球先生在《黄道周》一文中,以建阳潭溪书院署名为“裔孙道周敬立”,故长乐阳夏贤词曾悬挂的署有“明崇祯七年漳浦裔孙黄道周立”的匾额。以此推断黄道周为黄干的直系后裔也是捕风捉影的。因为,要证明古人的祖籍地,应根据其国史、方志、谱谍中关于世系的记载的考据相互印证,不能仅凭某一匾额的落款推定历史名人的祖籍地。同时,该匾的真实性也是值得怀疑的,黄道周既然在崇祯十一年(1638)为三山黄氏黄廷翊作序,其落款署上“宗弟”,就不可能在为黄干的潭溪书院以及为阳夏贤祠书匾时以“裔孙”称之。因为黄道周应黄干后裔黄廷翊邀请作序时,已表明其与黄干后裔黄廷翊仅是“宗兄”、“宗弟”关系,就不可能在为黄干的潭溪书院、阳夏贤词题匾时,突然变身为黄干的裔孙。说明署名为黄道周的上列两匾显系他人伪托黄道周题匾。同时,黄明球所称的“阳夏贤祠”的“继往开来”的题匾落款为“漳浦裔孙”也不能解释为黄道周自认自己是黄干裔孙,因为黄道周在落款时已明确表明该只是“漳浦”裔孙,并非表明“樵川”裔孙或“三山”裔孙。故主张黄道周祖籍樵川缺乏依据。

  其二、前述从黄道周的《乞言自序状》一文,确证黄道周先世系从莆田移居漳浦,说明黄道周不管派出什么世系,其祖籍地只能在莆田。 

  黄承坤等人主张黄道周祖籍邵武,并把入邵始祖黄膺,列为黄峭山的四世祖。为此,卢美松等特撰《福建黄氏世谱、源流世系编·若干问题探析》一文加以系统的论证,卢美松等人认为:入闽始祖讳膺公,字世铭,河南汝宁府光州固始县人,唐太宰迁之后。五季时,梁太祖拜王审知为尚书令,封闽王。公与审知友善,遂偕兄敦公,于唐亻喜宗光启元年(885),随之入闽。侨居邵武军武阳故县之仁泽乡。同世永焉,生唐宣宗十四年庚午(850)四月十九日,卒后唐明宗元成三年戊子(928)九月初二日,享年七十九岁,生二子,曰茂材、曰茂哲。

  认定黄膺的上列履历及入闽时间,卢美松等人的依据是:

  (1)蔡元定《东阳黄氏世家宗谱序》宋绍熙五年甲寅(1194)春三日清明前一日:

  畏友黄君仁卿(黄敦之兄),世系始于唐太宗讳迁,世居河南,五代末,厥祖膺随王审知入闽,居邵武仁泽乡。生茂材,拜秘书部,生子男四人:曰宾、曰推、曰惬、曰鸣风。

  (2)江夏郡《濡溪黄氏重修世谱》清道光三年(1823):

  始祖甲三公讳膺,字世铭,……,生唐大历四年,庚午(850)四月十九日,卒唐天成元年戊子(928)九月初二日,享年七十九岁,生一子,名茂材,乙一公,号茂哲。

  (3)清咸丰五年(1855)《邵武县志·卷十五·杂记》:

  黄峭,字肖山,和平人,生于宋季,仕元致通显,年八十二卒。

  卢美松等人认为:关于黄峭山记述,禾坪黄氏谱历经多次的演变,而周氏是第一次演变,尤其此序与黄震卒只隔6年,因何有如此大变化,则难理解,一是黄峭的上祖全变,原属黄香长子黄琼、黄琬派,变为属黄香四子黄瓒,焉礼之后;二是从黄峭祖至其父,从“简一彬一肃一锡一峭”变为“膺一皓一任一锡一峭山;三是开始出黄膺,字惟淡,号五经先生,唐时自光州固始入闽,徙居邵武平洒;四是峭山兄弟由一人增五人,五是黄峭改为黄峭山,名岳,字仁静,号清冈,从宋乾符进士改为后唐庄宗时,官工部侍郎。

  从卢美松等人对黄膺、黄峭山等史料的考据,认定黄膺为光州固始人,唐末随王审知入闽居邵武,生于公元850年,卒于公元928年,享年79岁。生子二,长为茂材,次茂哲,黄峭山系邵武禾坪人,生于宋季,当过元朝的官,享年八十二岁。

  说明黄峭并非黄膺之四世孙,与黄膺乃二支不同入邵的黄氏先祖,黄承坤依据的《黄氏峭山公宗支》及《台湾花莲县黄氏族谱》关于黄峭世系的记载充满着自相矛盾、前后矛盾,本身就是一本糊涂帐。据清咸丰版《邵武县志》记载,黄峭仅是宋末元初人。故几乎与莆田的黄仪在元季之乱避居铜山为同一时期的人。如何会生下据称是出生于1174年的黄朝?而黄潜善出生于1082年,卒于1129年,在黄潜善去世之前四年,南宋刚建立(1126年迁都杭州)。说明黄潜善的出生在前,黄峭山的出生在后,黄朝亦出生在前。黄朝的出生也比黄峭山在早,而《台湾花莲县黄氏族谱》称黄潜善为黄峭五世孙,哪有五世裔孙比五世祖还要早出生的道理。可见上列两谱对黄峭山及其世系传承存在明显的编造。

  黄承坤关于黄道周祖籍邵武的说法,亦为黄鸿源先生所反驳,他在《福建江夏黄氏族史研究的几个问题》一文中称:“邵武峭山公,此派族史资料真实性争论太大,按其族史,是多支派相互融合的典型综合性宗族。峭山公《黄道周世系》,没有居住莆田的记载。”由此,黄鸿源先生认为:“黄道周家族归属莆田黄岸一系的可能性最大”。

  在黄道周的祖籍地问题上,我们注意到黄既济先生在《论福建黄氏世谱源流编·黄姓之源及其附录——兼评邵武峭山派等人的伪造宗史》一文中,否定了他以前认为的黄道周祖籍漳浦的说法,同时赞成黄鸿源先生的上列观点,并认为:“虽然紫云五房诏安《高坑黄氏祖祠重修碑记》中载:‘文明伯石斋祖配其中,以彰千秋之烈。’《仙游黄氏宗谱》在‘泉州紫云五安黄’这一情节里的《泉州紫云黄氏族谱》记载:‘诏安黄纬(五房)分布的地点也有黄道周的故里漳浦铜山所深井里’,但因为在黄道周的《乞言自序状》称‘其先祖来自莆阳而认同黄鸿源先生的这一说法。’”

  黄既济先生在黄道周的祖籍地问题的研究上,能够坚持严谨的、实事求是、敢于纠正自己原来的错误认识的态度,是令人敬佩的。说明,在族谱研究上,只要不是先入为主,不抱有偏见故意造假,在历史名人世系,各姓氏的源流上的认识问题,是可以通过史实及翔实的历史资料的发掘、印证加以厘清的。

  2、黄道周祖籍并非漳浦。

  从黄道周的《乞言自序状》中对自己身世的叙述,可证其第四代曾祖黄宗德占籍漳浦(即今东山县),而黄崇德的先祖系从莆田迁居铜山。那么,黄道周的祖籍在莆田,本不应成为“问题”。但黄既济先生却在《黄道周的家族世系》一文中,称黄道周亲撰的《黄氏族谱序》自谓:“系世籍霞漳”,并据此推断黄道周的祖籍地就在今之东山县。黄既济所称的《黄氏族谱序》,其实就是紫云黄氏族谱中收入的一篇署名为黄道周的《江夏渊源序》,其落款为“崇祯十年(1637)岁次丁丑正月中浣赐进士内阁大学士世孙道周盥手撰。”该序中记有黄道周自认“余世籍霞漳”。黄既济所称的《黄氏族谱序》的可靠性同样是值得怀疑的:

  (1)黄道周既在其自撰的《乞言自序状》中自认自己第四世祖黄崇德的先祖系从莆田移居漳浦,就不可能在所谓的《江夏渊源序》中又称自己“世籍霞漳”。其在崇祯十年为广东黄氏撰《黄文肃公世家宗谱》的序中,又自认“余世籍樵川,侨居漳浦”。在自己的祖籍地问题上,自己的先祖到底从何而来,他不至于糊涂到自相矛盾、前后矛盾的地步。

  (2)《江夏渊源序》为后人伪托

  凡是作假,就必然露出破绽。同样的,署名为黄道周所撰的《江夏渊源序》,也露出明显的破绽。其表现在:

  ①在作序时间上存在明显漏洞。

  据明代洪思的《黄子章谱》记载,明崇祯十年(1637)正月初一,黄道周刚从漳浦赴京晋见崇祯皇帝,而崇祯十年正月中浣,则是黄道周晋京刚几日,万机待理,如何有时间为《黄文肃世族宗谱》写序?

  ②《江夏渊源序》中,黄道周自称他的官职为:“内阁大学士”,而查明崇祯间,黄道周只官至“晋经筵日讲官至詹事府少詹事协理府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至南明弘光朝,才官拜“礼部尚书”,至隆武元年,赐号“奉天翊运中兴守正文臣、光禄大夫柱国少傅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说明黄道周在崇祯一朝直至去世前,从未官拜“内阁大学士”之职。可见假托黄道周撰写《江夏渊源序》者,连黄道周在明崇祯间担任何种官职都不清楚,竟擅自任命黄道周为“内阁大学士”,这就明显露了伪托黄道周作序的马脚,否则,黄道周在写序时,会连自己担任什么职务都不清楚?

  3、从黄道周的诗文证黄道周祖籍莆田

  黄道周在《乞言自序状》一文中,称其第四世祖黄崇德的先世从莆田徙居铜海(东山县),说明黄道周的祖籍地在莆田应是确证。黄道周不仅在《乞言自序状》中明确自己派衍莆田黄氏,而且,在他写的《莆中谢南夫曾尗祁、郑牧仲(郊)、郑奚仲(郏),王自位见访诗以送之六章》的七律中称:“吾乡才子劳相问”,“但言君是我亲亲”。从黄道周写给莆田人曾尗祁,郑郊、郑郏的诗中,可证黄道周也明显把他们四人当作乡亲。曾尗祁、郑郊、郑郏共同为明抗清义士,曾尗祁为明礼部尚书曾楚卿之子,郑郊、郑郏应为明尚书郑岳的近亲。明亡后长期从事反清复明活动,郑郊、郑郏两兄弟同为抗清义士。郑郏有《皆山集》抄本存世,其中有多首诗咏黄道周。并向黄道周执弟子礼,黄道周在诗中称曾尗祁、郑郏、郑郊为“吾乡才子”、“君是我亲亲”。足见黄道周在诗中仍不忘自认自己祖籍莆田,并认曾尗祁、郑郊、郑郏为同乡。黄道周与莆田人曾、郑等人的交往,除了师生之情外,尚存乡谊之情。日前,黄道周后裔台胞黄友恭先生,给笔者传来清康熙年间的《重建南溟书院碑记》,该碑记的作者署名“莆田遗老郑郏”。郑郏在碑记中称黄道周为“吾师石斋公”诞降铜山,秉海之岱情灵,含天地之正义,一时才彦云集。廊负藉登堂。该碑记是一块重要的南明史、抗清史的实物史料,说明在黄道周于1646年被清廷杀害后,至康熙年间,抗清义士郑郏尚在恩师黄道周的故里东山一带活动。并以明朝遗老自称,誓不与清廷共戴天。这为我们进一步了解黄道周、郑郏之间的师生之情及乡谊以及反清复明活动留下了非常珍贵的历史实物资料。也进一步印证了黄道周生前写诗给莆田人曾尗祁、郑郊、郑郏、称他们为“吾乡才子”,说明郑郏作为黄道周弟子,除了与黄道周建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之外,还有一种浓浓的乡情。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二、黄道周世系问题

  黄道周的世系,目前存在紫云派下,建阳黄輹派、邵武峭山派诸说。为了使读者能够对上列诸说有一个基本了解,笔者在本文中把上列诸说的观点及依据摘录于后,并加以辨析:

  (一)黄道周派出紫云说。

  主张黄道周为泉州紫云衍派的,主要有泉州的黄既济和黄磐石先生。

  黄既济在《黄道周的家族世系》一文中引黄道周所写《黄氏族谱序》自称:“余世籍霞漳”。并认为  “黄道周的先祖可上溯到六世祖黄德钦,乃系紫云黄氏诏安讳公派下。”

  黄既济先生的上述主张,据他在文中交待是根据漳浦县博物馆收藏的“黄道周卷宗”,福建人民出版社 黄锦通编辑的《黄道周年谱》和《江夏心声》等资料整理。

  黄磐石先生在《五房诏安黄讳公世系分卷》一文中认为黄道周派出紫云黄氏五安黄氏派下,其依据是:“纬公随其母司马秋花回娘家漳浦李澳川定居,后迁诏安高坑等开基。其族谱在解放初‘土地改革’运动中被烧毁。如果参照紫云黄氏各房传衍至今已达四十八、九世代计算,则从黄纬公于唐垂拱二年(686)至今也应至48世。”

  “高坑黄氏祖祠”大厅神龛两旁各有一幅红布条写上“明文明伯忠端公黄石斋大夫”。《黄氏祖词重修碑记》明确讲了“文明伯石斋祖配其中。再从《漳浦县志》所载《黄道周传》和漳浦县博物馆所收集保存有黄道周生平史料的一张家族世系表,可以确证黄道周乃紫云黄氏五房纬公裔孙。黄磐石从黄道周已身往上推至六世祖黄德钦。并把黄德钦接入高坑黄氏27世,这样,黄道周便成为紫云黄氏世系。同时,黄既济在《紫云黄氏五房纬公定居地传衍发展的探考》一文称:“却讲到泉州长者黄守恭于唐垂拱二年(686)因献尽田宅创建开元寺,乃遗送五个儿子奔赴‘五安’创业之事”,五子黄纬“因尚年幼,生母司马氏爱子心切,不忍其远离家乡,遂携之返回娘家漳浦李澳川(今漳浦绥安镇),后迁诏安高坑。”“紫云黄氏五房裔孙黄思永于清光绪六年(1886)高中状元后,他寻根谒祖地点就是先到诏安高坑黄氏祖祠。”“但据高坑亲宗说,原来的族谱于土地改革中被烧毁,以至高坑黄氏的开基祖是谁,现在却搞不清楚。”“高坑黄氏祖词里边有一个在庚午年(1900)重修碑记,一开始就说:祠乃邵武黄氏支分堂,在后文又说:俾列祖列宗祀春秋我始祖竭忠侯供奉居上(竭忠候公指唐随征蛮大将军陈元光到漳州军营效力黄世纪公,后又被授于竭忠侯。)”碑记最后又说:“石斋祖配祀其中”。

  (二)黄道周世系出峭山黄氏说

  主张黄道周系邵武黄峭山的后裔,其主要依据有峭山派现存族谱《江夏黄氏峭山公宗支》中的记载,“次子黄潮,1174年生于汀州。后裔迁福建永定之胡家坊,后迁莆田,至明代景泰间,由莆田迁漳浦县铜山所深井开基。十二世祖季春公,字嘉卿,生两子,长道深,次道周,字幼玄,号石斋。”

  台湾黄友恭先生系黄道周的裔孙,他为了寻访黄道周的祖源世系,撰有《铜海深井石斋故里黄氏世系录考》一文,其中引漳浦黄氏族谱及台湾花莲县《黄氏族谱》载:“漳浦铜山石斋黄氏族源,出自邵武峭山公第九子化公。化公七世玄孙潜善第四子久盛公,创居汀州宁化石壁,妣胡氏生二子,廷、朝。朝迁永定,分饶平陈坑,平和、莆田、漳浦、东山等处”。黄友恭先生认为:“自南宋时之朝公至明代景泰间庞德公,相距二百余年,其中世系缺乏至七世,待查。”“对于上述的世系对接,让人感到不很贴实,而有些硬凑,而无法接中间世系。”

  (三)黄道周派出黄膺世系说。

  黄明球先生在《黄道周》一文中称:“《建阳县志》。黄輹事略》载,黄輹,字廷章,生宋绍熙三年,是黄干三子,是黄道周的祖先。”

  崇祯十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廷翊公修谱时,请道周公写:“《三山黄氏宗谱续修序》”落款自称:“铜山宗弟道周石斋氏。”

  黄明球先生根据上列资料,认为黄道周之上祖系可追溯至勉斋公无疑。勉斋公自以上世系在青山派世系宗图中明晰体现。据相关资料记载,黄道周是勉斋公的十五世孙。

  三、黄道周派出紫云、峭山、黄膺世系的质疑。

  (一)黄道周派出紫云质疑

  泉州紫云黄氏,系唐长者黄守恭后裔,黄守恭生有四子,分别散居于南安、惠安、安溪、同安四地。故称“紫云四安”,宋黄宗旦在为《紫云黄氏四安分派宗支源流序》中提到:“吾祖先由光州固始入闽,仕晋为晋安守,传十二世分居泉州。……至守恭公人咸称曰长者。”长者有四子分居泉属。长居南安隍山,次居惠安锦田,三居安溪葛盘,四居同安坑柄。四子分居四安,各保子孙永远焻炽,绵绵富贵焉。

  黄宗旦(973-1030),字叔才,惠安县绥安铺黄田(今张坂镇后边村)人。少有神童之称,宋欧阳修称其为“闽中名文士”。宋高宗咸平元年(998)榜眼。该序写作的年代应下限于1030年前。黄宗旦作为紫云黄氏重要的文化名人。对自己祖源的叙述应比较可信,即黄守恭只生四子,分别散居于福建的南安、惠安、安溪、同安四地。如果存在黄守恭有第五子黄纬,作为黄守恭的裔孙的黄宗旦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明代史学家何乔远《黄居士檀樾祠记》载:“公(指黄守恭)有四子,四问匡护求地,……,于是公择地‘四安’,分四子胜居焉。”

  清乾隆《泉州府志·唐乐善》也有:“黄守恭,光州固始人,移居泉州,乐善好施,遂舍宅以建,即今之开元寺。子四,分居南、惠、溪、同四邑,后皆繁衍,称为‘四安’”黄氏。

  紫云黄氏出现“五安”之说,主要是黄思永于清光绪六年(1880)中状元后到诏安高坑寻根谒祖。据台湾朱莲《清代鼎甲录》(1958年《商务版》)载:“黄思永,江苏江宁人,字慎之,光绪六年,庚申殿试一甲一名,授修撰。”

  据黄奕恩、黄天桂先生在《泉州开元寺檀樾祠碑记与三鼎甲匾额》一文介绍,在黄思永高中状元后,往泉州开元寺认祖归宗,长老们起初不敢认同,黄思永便通过厦门道台出面斡旋,并出具其先祖的传承世系资料,确证他乃紫云世系诏安房系,于是在檀樾祠为之悬挂黄思永的状元匾额。

  设问,诏安黄氏如果没有黄思永得中状元,会有“五安”之说吗?关于紫云“四安”在清光绪六年之后为什么变成“五安”,黄永融先生在《江夏紫云五安福州莲峰黄氏源流再考证》一文中称:“因自紫云诏安房状元黄思永之认祖归宗,已经改称为“五安黄氏”。可见,在江苏人黄思永未中状元认祖归宗之前,紫云黄氏只有“四安”之说,没有五安之说,在光绪六年之后,才有“五安”之称。至于为什么在清光绪六年之前只有“四安”之说,没有五安,黄永融先生认为:“考紫云的诏安黄氏属第五房,即黄纬公是守恭公的婢妾所生。在封建时代,婢妾所生的其地位不如嫡房,因之多被疏忽。”把其解释为黄纬系黄守恭之妾庶出,所以没有被纳入谱系。这一解释,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其实,在唐代,不管是嫡传或庶出,都可入谱,如莆田的九牧林,林披有三位妻妾,生有九子,均官州牧,繁衍成后来著名的九牧林氏就是明证。

  所以,诏安高坑黄氏是紫云黄氏衍派尚存在许多疑点,特别是“五安”之说缺乏必要的历史、谱谍依据支持,连诏安黄纬派下是否黄守恭派出都成问题的情况下,何谈黄道周为紫云世系?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黄既济先生认为黄守恭生五子,在唐时分别散居“五安”,也与史实不符,查诏安县的历史治革,诏安于公元686年建立南诏保,公元741年怀恩县省入漳浦县。宋称南诏场,元设南诏屯田万户府。公元1530(明嘉请五年)置诏安县,属漳州府。说明诏安在唐宋元三朝,并无诏安县设置,诏安设县,是在明嘉靖五年之后的事。连“诏安”县名都不存在的情况下,何来唐黄守恭遣自己的第五子黄纬分居诏安?合为“五安”之说?

  黄既济在《紫云黄氏五房纬公定居地暨传衍发展探考》一文中,以诏安高坑村族谱在“土改”中烧毁,始祖是何人不清楚。但又说高坑村现存一方1900年重修碑记,有“祠乃邵武世裔支分堂”,“俾列祖列宗祀春秋我始祖竭忠侯黄世纪公”,“石斋祖配祀其中。”

  该通碑记,所称的“祠为邵武裔支分堂,所谓邵武黄氏,有黄峭和黄膺两支,都是邵武衍派,黄峭的后裔称“峭山公”,黄膺的称“膺公”派,都不是紫云派,碑记中认“竭忠侯黄世纪”为始祖,所谓“竭忠候,是指唐高宗时礼部侍郎兼祭酒的黄世纪,因不接受武后的“命改庙制”,武后欲杀之,得丞相狄仁杰相救,于唐垂拱二年(686)发配到漳州陈元光征蛮大将军营前效力。归李辅胜营,辅胜又名伯瑶,命世纪往鹭岛,监造舟楫,兼管浯洲牧马场。死后被封为“竭忠候”。高坑黄氏在碑记中,既认自己为邵武分支,又认与邵武黄氏不同宗的黄世纪为始祖,还认黄道周为其祖,这样,在高坑黄祠碑记中,就存在高坑黄氏同时认不同祖源的黄峭、黄膺、黄世纪、黄道周为祖先。这种充满自相矛盾的碑记,说明高坑黄氏在祖源的认知上是混乱的。碑记所载的祖源是不可信的。同时,从高坑黄氏1900年重修黄祠的碑记就可判断高坑黄氏在1900年时就不知始迁祖是谁?出于何派系?又何来黄既济先生所称的“族谱在土改中烧毁”的说法?黄既济先生以该充满自相矛盾的“石斋祖配祀其中”为据,认定黄道周为紫云“五安”黄纬的衍派。这种背离事实、捕风捉影、妄认祖源的考据方法,不但不利于厘清历史人物的祖籍、世系,反而将进一步把历史名人的祖源搞浑,使人如坠五里雾中。

  (二)黄道周派出峭山质疑

  对失散世系的接续及祖源的确认,用古人的方法,就是族谱的“对接”,又叫“圆谱”,或称:“符合”。即姓氏总谱及友谱所记世系的无缝对接。作为主张黄道周为黄峭派下的人,却以《江夏黄氏峭山公宗支》中记载的“次子黄朝,1174年生于汀州,后迁居永定,后迁莆田,明景泰间迁漳浦县,十二世季春公生二子,次道周。”作者以此为由认定黄道周系峭山衍派。上列作者的这一“跳跃式”的关于黄道周祖源的叙述,企图印证黄道周系峭山衍派,显得捉襟见肘,漏洞百出,无法自圆其说:

  1、“峭山支谱”关于黄道周祖源世系的记载,无法排列出从黄朝至迁莆一代的世次。

  2、“峭山支谱“无法交待黄朝的第几代裔孙从何时迁莆田?名叫什么名字?具体迁居莆田什么村庄?在莆田繁衍至几世后于景泰年间移居漳浦?

  3、“峭山支谱”疑为好事者凭借黄道周的《乞言自序状》杜撰出黄道周为峭山派系,其依据是:

  (1)作为族谱的世系,必须有迁出地与迁入地族谱的对接,而“峭山支谱”所称的“峭山后裔从永定迁莆。”则是子虚乌有的事实,无法找出黄朝的后裔在莆田的支谱与之相对接。

  (2)因为黄道周在《乞言自序状》中言其第四世祖黄宗德其先从莆阳移居铜井,但没有进一步交待系从莆田什么村庄移居,故“峭山支谱”也只是笼统地说“从永定移居莆田”。但无法交待移居莆田具体什么村庄?至于“峭山支谱”所言于明景泰间移居铜井,则可能是根据黄道周的《乞言自序状》溯及其六世祖的世代时间,加上黄道周出生于明万历十三年(1585)上溯至明景泰年间(1450),其间约135年,从道周的六世祖与道周出生时,相隔约135年,五代,按大约每代25年,约135年。所以,《峭山支谱》称黄道周先人于景泰年间迁铜山,显系根据黄道周《乞言自序状》自述的世次推断。但杜撰者百密而一疏,他忽视了黄道周在该序中说到其四世祖黄崇德的先祖从莆阳迁居铜海,并非指黄崇德或黄道周本人迁居铜海。所以,“峭山支谱”所谓黄道周系出峭山派下难脱凭借黄道周的《乞言自序状》对其家世自述进行杜撰,缺乏必要的史实、族谱资料的支持,不存在所谓峭山有在莆田的支脉、支谱与之相对接。

  (三)黄道周派出黄膺世系质疑

  黄明球先生在《黄道周》一文中,认为黄道周,系黄干第十五世裔孙。

  黄明球先生主张的黄道周为黄干裔孙的依据,笔者在本文关于黄道周的祖籍地部分已加以辨析,认为黄明球先生以黄道周曾经为三山黄氏族谱写序自称:“宗弟”,为三山黄氏两次题匾自称:“裔孙”。笔者已在上文中已指出其谬。至于黄明球先生声称的黄道周为黄干第十五世裔孙,但他在该文中,并无交待该是根据何种族谱关于黄道周世系的记载?在黄明先生无法举出(也不可能举出)他的结论是出于三山黄氏何种族谱作出结论的情况下。只能推断黄明球先生只是根据黄道周为三山黄氏作序自称“宗弟”,并为三山黄氏题匾而加以臆断黄道周系黄干弟十五代裔孙。这一臆断,同样缺乏必要的历史事实作为依据,只能说这是黄明球先生的猜测而已。而对于先人的祖源的结论应当建立在客观事实的基础上的结论,而不是凭猜测得出的结论。

  (四)黄道周派出莆田黄岸世系

  黄道周由于生前拥明抗清,在明朝灭亡之后,又毅然举起反清复明旗帜,成为南明王朝的主要抗清英雄。在被清廷杀害后,其后裔又受到清廷的残酷迫害,致其在漳浦的后裔流落他乡,所以,在黄道周的祖籍地、祖源的问题上造成混乱。但是,幸亏在《黄漳浦文集》中,留有一篇黄道周叙述自己家世、身世的《乞言自序状》,使我们得以见到黄道周自认其祖籍地为莆田及黄道周自己溯及的六世祖。给我们确认黄道周的祖源及黄道周的世系对接找到了重要线索和依据。

  为此,我们可以归纳出确认黄道周的祖籍、世系必须具备下列两个条件:

  (1)黄道周的祖籍地在莆田,其先系从莆田迁铜山。

  (2)任何主张黄道周为其派系的,都必须与黄道周在《乞言自序状》中的世系相衔接。

  上列两个条件,互为因果,缺一不可。

  根据上述两个条件,现笔者根据黄道周的《乞言自序状》及莆田黄岸的世系以及近年来新发现的黄道周后裔族谱的世系的资料,对黄道周派出莆田黄岸世系论证如下:

  1、黄道周的远祖黄岸为晋安黄入莆始祖。

  晋安黄氏,即湖北江夏黄氏繁衍福建的一支。初定居晋安郡(福州闽县一带),即唐时的闽县(现在的晋安区一带),唐莆田人林披应黄岸之后黄英等兄弟的请求,为其祖父黄岸撰写《唐桂州刺史封开国公黄岸行状》,详细地记述了黄岸的第十二世祖黄彦丰由江夏迁河南固始,又由河南固始迁侯官(福州),至黄岸始迁莆田涵江黄巷的史实。林披在黄岸行状一文中称黄岸:“遂航海归道洁页洋避倭兵,风浪漂荡,登延福山,爱山之秀,自居焉。每旦夕遇风雨,北望焚香,吾榴花洞(在福州府东山今闽县瑞圣里)其在闽之中矣,恇怯氵典涊如是者二十余年,及子瑶令闽,始占籍莆田延寿里云。孙五:英、盖、华、革、莫。”

  林披为唐莆田九牧林氏之祖,生九子俱为州刺史,史称九牧林。

  “林披曾官任太子詹事、作《无鬼论》一文,宣扬无神论。该应黄岸之孙黄英之邀撰黄岸行状,可与《八通通志》、《弘治兴化府志》、《莆田黄氏族谱》的记载相印证,应作为信史来读。林披对黄岸的祖源,迁居生平履历以及迁居莆田繁衍的记述,是一篇研究莆田黄氏黄岸派下的重要文献。

  2、莆田“三黄”的发端与黄道周先祖迁铜

  黄岸迁居莆田黄巷后,至第六代,繁衍为莆田的黄巷、东里、巩溪三支、自此后,莆田黄岸后裔支分“三黄”。对此,宋进士黄彻在《黄氏资圣院碑记》一文中,对黄岸后裔分居状况作了详细记述:“黄巷有黄璞、黄蟾。”“官东黄乃山周之后滔。”“我巩溪黄始祖巘公与峰、山周皆昌朝子也”。

  黄彻,字常明,生卒年不祥,宋宣和甲辰(1124)进士,官平安县令,著有著名的《巩溪诗话》10卷。

  黄彻的碑记,叙述了莆田黄氏分居黄巷、东里、巩溪的状况。是一篇最早关于莆田黄岸派下三黄的文献。而明确提出“三黄”这一概念的,则是由宋黄彦辉提出的,他在《黄氏族谱序·宋三黄合谱序》中称:“散骑常侍莫,分居前、后黄,山周生滔,居城东曰东黄。巘生曹,居兴化县巩溪曰巩溪黄。说明早在宋代,即有莆田三黄之说。      

  3、黄道周派出莆田巩溪黄。

  莆田巩溪黄氏,自黄岸五世孙黄巘在莆田广业里巩溪开基后,至黄岸的第十一世裔孙黄中庸,宋皇佑癸已进士,始从巩溪迁兴化军城(即现今莆田城区)雷山巷,至第十四世孙黄丰(登宋隆兴癸未进士)。由军城黄宅始迁莆田广化寺附近)。黄丰生子二,长子名黄焘,登宋淳熙丁未进士,次子名黄熏力 ,登宋淳熙癸丑进士。黄熏力生子二,长楫、次枵,楫是生子四:长仁、次仪、三仕,四佳。黄仪遭元季之乱,迁铜山深井避居,为黄岸派系迁铜始祖,系黄道周第十五世先祖。

  4、黄岸派系巩溪黄氏与铜山深井黄氏族谱的对接。

  据东山岛《莆阳铜海深井黄氏世系》记载,铜井黄氏迁出地为莆田,其第一代祖为黄岸,至第十四代黄仪始迁东山岛(据《莆田金墩黄氏族谱、巩溪黄氏族谱》、《台湾军城黄氏族谱》记载,黄仪为黄岸第十五世孙(《莆阳铜海深井黄氏家谱》缺黄岸第十五世孙黄楫、黄枵,故把黄仁、黄仪误为第十五世,黄仪实为黄岸之第十六世裔孙》)。同时该谱记载,黄岸第十五(六)裔孙黄仪,“元季之乱由莆田军城西山牌铺避居铜海深井黄氏,遂成为迁铜第一世。根据《莆阳铜海深井黄氏世谱》记载的铜山深井黄氏世次为:

  仪避居铜海深井黄宅生一子:朝二世(岸十六代):朝公,生一子:荣三世(岸十七代):荣公,生三子:滩、漳、清四世(岸十八代):漳公,生四子:钦著、钦莨、钦简、钦茂五世(岸十九代):钦莨公,生三子:世俊、世杰、世儒六世(岸二十代):世俊,生二子:金仁、金义七世(岸二十一代):金义公,生一子:敦基八世(岸二十二代):敦基公,生二子:沐祖、沐宗九世(岸二十三代):沐宗公,生一子:启裕十世(岸二十四代):启裕公号隆德生四子:廷益、廷禹、廷尧、廷舜十一世(岸二十五代):廷尧公,生三子:宗敏、宗哲、宗德十二世(岸二十六代):宗德公号侃介,生一子:思懋十三世(岸二十七代):思懋公号肃毅,生三子:嘉卿、善卿、贵卿十四世(岸二十八代):嘉卿公号青原配陈氏,生二子:道琛、道周十五世(岸二十九代):道周公,字幼玄,号石斋,林氏生一女,继室蔡氏讳娥生四子:子中、子成、子和、子平从上列黄道周铜山深井黄氏家谱记载可证,莆田黄岸世系迁东山的原因,系因元季战乱,黄岸的第十六世裔孙黄仪才由莆田迁东山岛避居。这也可析黄既济先生提出的“有人言其(黄道周)但其先祖乃一农户,怎会从遥远的莆田迁到铜山所的农村里”之疑。可见,东山黄道周世系派出莆田黄岸世系。铜山谱记载的元未黄岸之裔黄仪迁东山岛避祸,是否可以与迁出地莆田黄氏宗谱相对接,这是关系到铜山谱所叙述黄岸第十六世裔孙是否迁东山岛的关键之所在。

  查莆田《金墩黄氏族谱·黄氏巩溪至金墩世系图》,从巩溪第一世黄巘至第十二世黄楫,只记载黄楫生子黄仁、黄仪。至黄仁、黄仪之后,就没有交待其之后的世系及去向。

  《金墩黄氏族谱》系黄岸第十四世裔孙黄府从莆田军城雷山巷黄太常第黄宅分居黄石金墩之支谱。《巩溪黄氏族谱》由进士黄彻始修。《金墩黄氏族谱》最近一次重修谱,为巩溪第二十六世裔孙黄向春于清乾隆庚午(1750)重修。在该谱中,明确记载了黄仪系黄岸第十六世裔孙。

  查清黄彦鸿《兴化军城黄氏祖谱》,其在《台湾军城黄氏族谱·中华黄氏总世系台湾版》载,黄岸第十五世裔孙黄楫,生黄仁、黄仪、黄仕、黄佳。

  黄彦鸿为巩溪黄氏二十六世裔孙、进士,授翰林院编修,他于清光绪庚子(1900)修成《台湾江夏军城黄氏祖谱》。该谱亦记载黄仪为黄岸之第十五(六)世裔孙。但无记载黄仪之后的世系及去向。

  查清黄邦士《莆阳巩溪黄氏族谱》载:黄巘为巩溪第一世祖,黄彻为巩溪第九世,黄彻生黄丰,为第十世,黄勋为黄丰次子,为巩溪第十一世。黄勋生一子楫。巩溪第十三世。至黄仪,该谱载:“后莫考”。

  黄邦士为巩溪金墩黄氏,其先从晋江潘湖回迁莆田渭阳,清顺治时人,于清同治十二年(1873)修订《莆阳巩溪黄氏族谱》。

  从《金墩黄氏族谱》及《兴化军城黄氏族谱》关于黄仪的世系的记载,均只记黄岸至第十六世黄仪止。《莆阳巩溪黄氏族谱》记到黄仪世系时,也只记到黄仪止,并注明黄仪之后失考。

  在黄仪迁出地莆田关于黄岸的第十六世裔孙黄仪世系失考的情况下,迁入地的东山岛《莆阳铜海深井黄氏家谱》则记载了黄岸第十六世裔孙黄仪因“元季之乱由莆田军城西双牌铺雷山巷黄太常第避居铜海深井黄宅。这样,莆田黄岸黄氏祖谱便可与东山岛《铜山铜海深井黄氏家谱》所记载的世系相对接,在莆田黄氏族谱关于黄仪世系失考后,可以从东山岛黄氏族谱黄仪的世系得以接续。同时,我们结合黄道周的《乞言自序状》中谈及他的第四世祖黄宗德的先人从莆田移居东山岛的史实,可以确证黄道周派出莆田黄岸世系。

  黄道周派出莆田黄岸世系,由台湾黄道周后裔黄友恭先生最近发现的东山县的《启裕派东门黄氏世系·房一一支系谱》的记载也可进一步得到印证。该谱为2008年录谱,只有一页,记载了黄道周的六世祖黄启裕,号庞德,字德钦,及黄道周的五世祖黄廷。该录谱称:“按家谱记载:‘始祖考启裕公也,原住兴化府莆田县兴教里前黄村,缘有明洪武二十年(1388)编录军籍,二十七年移调官军防守铜山所驻于郭内东厢,子孙家焉,第四子名隆,讳延美,复籍兴化,业重绪于铜者,惟谆笃公、荣济公、贻安公,此三人焉。’”

  从《铜山深井黄氏家谱》记载,始迁铜山者为黄仪。而《启裕派东门黄氏世系》则称为由黄道周的六世祖黄启裕始迁铜山。这可能存在黄仪于元季之乱系避居东山岛,而后子孙可能又回迁莆田,至启裕公,才正式迁居铜山。在迁出地上,铜山谱记载黄仪从莆田城雷山巷迁至铜山,而东门谱则记载黄启裕从莆田涵江前黄迁至铜山。由于该录谱只有一页,未详载出黄道周的世系渊源,也就无法认定其谱的真实性,但从该谱的记载,可从另一个方面证实黄道周系莆田黄岸的派系。

  关于黄道周为莆田黄岸世系,近日从莆田庄边半洋村发现的《莆田黄氏族谱》手抄本亦可得到印证。该谱序称:“唐朝岸公宗派一图旧谱文字茫无所考。欲删之而去之无以见先人之积累,欲存而依之无以成文理之接续,今且不知其非,后之视谱当何如也。惟本宗维钟公由漳州府漳浦县二十三都前贤社(查漳浦黄姓皆是明朝名臣黄道周宗派,志详载在黄岗群凤科第坊,有传,迁至兴化府莆田县广业里百俊半洋村居住至今十有二世矣。”

  根据上列谱序,可知该谱由于年代久远,关于黄岸的世系大都被虫蛀,大都已看不清,但可看出漳浦黄维钟一支由漳浦迁莆田至黄章已有十二世系记述。该谱于民国三十八年(1949)由黄佩玫续修。说明该谱由黄氏第十二世裔孙黄章重修,于1949年由黄佩玫续修。

  同时,该谱记有黄道周事略,据续谱者黄佩玫称系抄自“黄岗科第访,该坊毁于十年动乱,但可知黄道周作为黄岸后裔,其进士事迹入涵江黄巷黄岗科第坊。

  该谱记载黄维钟从漳浦回迁莆田至黄章已有十二世,于1949年由黄维钟后裔佩玟重修。

  从上列谱序,也从另一方面进一步证明黄道周系莆田黄岸世系。至于黄维钟系黄道周第几代后裔,于何时回迁莆田,由于该序过于简略,尚需其它资料印证。但该谱所说的黄道周与黄岸的关系,则可进一步证实黄道周确为黄岸世系。                (黄鸿恩 朱金明)


  评论这张
 
阅读(35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